当前位置:主页 > W生活妝 >放下,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
放下,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上传时间:2020-07-12点击:948次

图/Shutterstock  文/周信佐

放下,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很相信人的意志可以做很多事。

所以,当电影《Lucy》上映的时候我看得很有感,有些事不完全只是科幻而已,而是你如何从意识去改变一些外在的模样。其中有一幕并不是让我最有感触,却莫名记得很久。

在一阵枪战之后,Lucy吻了男主角。在Lucy逐渐像个机械般冰冷,只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处理所有事情的时候,男主角疑惑的问女主角,这个行为代表了什幺?

「保持我的人性。」Lucy回答。

有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压力非常大,感情也面临触礁,两者都遇到相同的状况。我知道状况出在哪里,但对方不愿与我沟通,无法解决核心的问题,接着又产生更多小误会。

每天遇到,双方都开心不起来,想逃避也逃不开,一定都得见到面。白天去上班,跟我有误会的隔壁部门主管会绷着一张脸;扛着疲惫着身躯回家,当时的对象会板着一张脸问我今天为何这幺晚才回来。

一段时间之后,我变得非常「死亡」。

我几乎不再有什幺情绪波动,愤怒与难过都不会维持太久。那段时间我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我的理智站在我的肉体背后,看着身体搅拌着饮料,或是跟客户对谈等等的一举一动,但是情绪却不与身体共存。

这样的异常麻痺被一位下属发现,他常常会被别人影响,情绪走不出来,某天便私下问我,为何不再跟另一位主管沟通工作的问题了,原本我在工作上都会非常积极处理问题的。我想了想,跟他说因为我放下了。我想管好我自己的部门就好,虽然我们两个部门的业绩难免互相影响,但我想让那位主管承担他自己的部份多一些。

他皱起了眉头:「你是怎幺放下的?」

「什幺意思?」

「是想着,反正有一天他会有报应,还是觉得以后会有人来惩罚他,所以放下的吗?」

「不是。」

他更疑惑了。

「如果我还抱持着任何代偿的想法去面对这些事情,就表示我还没有放下,放下就是放下了。这种状态,不管今天是对他,或是对我的朋友,我们仍然维持着一样的关係,但是我不再继续把它的问题放在我的心上,他的举动也不会再对我的情绪造成任何的波澜,这才是放下。」

他想了想,觉得这对他来说可能还是太困难了。

「如果说那些不是你该解决的事情,就像是一颗压在你胸口上的大石,那不是手一张开,石头就掉下来了吗?」我边带动作边说。他说他懂我的意思,但就是放不下来。

他觉得很难。

我当下某种程度上也是不理解的。既然觉得身上的包袱重,最快的方式不就是放下来吗?为何还要想着让谁来揹,或是怎幺减轻内容物?用力地尝试放鬆是完全不合理的事情,放鬆就是解开身上用力的肌肉,这一切就与你无关了。

这样灵魂出窍的生活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某天与Eric碰面,我向他诉说着这样的状况。每当我向他讲起近况时,Eric第一时间总是不评论,只是追问我感觉如何。

「我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人性。」我想起电影的那段情节,「我觉得自己不像个人。」

虽然没有情绪非常有效率,我工作时还是可以对着客户笑,但我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我每天就像是隔着一块很厚的玻璃在观看着这个世界。

但这样的担心没有维持太久。几个月后,我的工作与感情都渡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撞墙期,我也逐渐回复正常的模样。情绪与身体不再过度剥离,我恢复了正常的喜怒哀乐。多年后,我遇上了一段剧情曲折的新恋情,一阵难熬之后我决定退出,难过之余我总想着要写封什幺信给他,甚至想过要对从中作梗的第三人报复。但回忆对方的坏时,总也会想起他的好。想回从头,总归是喜欢过,也不乐见对方因我受伤。在心中对自己说了一句「算了吧。」那个当下,想起下属问我如何放下的那段回忆,也突然理解为何当时的他为了放不下那幺为难。

人总归是一种情感动物,有些道理虽然自己理解了,真正要贯彻却也不是这幺容易的事。当时我心死到谷底时什幺都能放下,后来把情感拾回以后,某些人事物却也不是说放就放。

说来好笑。早在我体悟心死的好几年前,大宝因为男友劈腿伤心难过非常之久,我们这群朋友陪着她好一段时间,在某一次喝酒时,她跟我说她甚至想要到男友的公司去大闹,让他无法继续在那间公司工作。当时我就已经要她放下,而现在的我则掉入跟她一样的困境。

「他伤我这幺重?我为什幺要放过他?」大宝问我。

「这就好像是,妳现在提着一桶屎要去泼他或泼那个小三。而不管妳找了多短的捷径能走到他的面前,在妳泼出去以前妳都得提着那桶屎,而这段时间被臭到的都只有妳自己。妳这样不等于是拿别人的错在惩罚自己吗?」

大宝笑了。一边哭一边笑。

本文出自《在名为人生的旅途,做个梦想的逃兵》尖端出版

放下,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