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生活妝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上传时间:2020-08-01点击:565次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知名记者 James Vlahos 的父亲去世了,但是这条不幸且本应私密的消息却几乎在过去的两週内刷了半个科技圈的屏。

为什幺?

他不甘心父亲就此离去,决定以故事会的形式,和父亲一起回顾那些他生命中的美好瞬间,那些风趣的笑话,那些充满哲理的深思 …… 并用录音笔把这些宝贵的故事全部记录下来,整理成长达两百页的文字稿。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更令人感动的事情还在后面——他希望能以某种形式让父亲「永生」。

他搭建了一个名为「dadbot」的聊天机器人,可以以问答和闲聊的方式,再一次听到父亲用自己的嗓音回顾一生。由此,James Vlahos 和他的家人得以在父亲逝去后以此聊慰哀思。

他以抒情长文的形式 在科技媒体 WIRED 上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感人至深。

难过时、迷茫时、痛苦时,都希望可以找到父亲倾诉

而在随后 NPR(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对他的採访中,他向我们以更加详细的方式向我们分享了其中的技术细节与心路历程,并且现场演示了如何与「父亲」展开交流,听他重温过去美好的旧时光。

(这一访谈在西雅图的 NPR 分站 KUOW 举行,其中主持人为 Garcia Navarro,下文简称为 GN,而 James Vlahos 则简称为 JV。以下是访谈全文)

GN:首先欢迎你今天来到我们的访谈现场

JV:谢谢你的邀请

GN:我们就直接开门见山好了。当我们身边挚爱的亲人或朋友逝去时,我们都希望能将他们的灵魂和思想留在这个世界上,以另一种方式实现永生。

这样,当我们难过时、迷茫时、痛苦时,可以找他们倾诉,寻求意见。就好像他们依然与我们同在一样。许多人都会选择录音或是拍摄视频的形式来实现这一理想,但显然你的成果往前迈了一大步,距离实现这一目标近了相当的路程。请问你是从哪里得到做这个机器人的灵感的呢?

JV:说来十分得奇特和反常,但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在我脑海中,确实是在我组织一篇关于製作人工智能版芭比娃娃的文章的时候。为了写出更好的文章,我理解了製作娃娃的 AI 交互界面的整个流程。

这家公司为了简化该过程,做出了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成就—— 打造出了一个让像我这样毫无编程基础和背景的人,轻鬆製作出交互式谈话对象的项目 。

当我们得知父亲确诊晚期肺癌的噩耗后没多久,我就开始以口述史项目的形式开始对父亲採访,心想这些宝贵的资料以后或许能有别的用处。后来果不其然,这些音频和文字成了 dadbot 的坚实基础。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GN:所以这一切是怎幺运作的呢?聊天机器人 dadbot 的工作原理是什幺?

JV:整个过程还是蛮複杂得,我们要一步一步来。首先,我们一家的人通过《父亲的故事》故事会,听父亲慢慢从他母亲的身世讲起,孩提时代的经历,如何遇到自己心爱的妻子,职业发展道路 ……有了父亲一生故事的完整版后,我静下心来坐到电脑前,开始捣鼓这个计算机谈话项目。整个过程简单来说就是,你先输入你希望机器人能回答的对话片段,然后 ……

GN:等一下,你是认真的吗,为了让计算机学会你父亲全部的回答,你可是要把所有的多达 91970 个词语全部输入电脑里?

JV:当然,只能如此,并没有别的选择。然后你需要自己开始和他对话,以几乎所有人类交谈时可能用到的方式开始谈话 。

只有这样,计算机才能学会应对尽可能多的情况。当它学习得差不多之后,就可以进行到谈话的下一阶段了——你以提问或闲聊的形式向它发去讯息,接着耐心地等待他对你的答覆。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GN:你在文章中写道,其实你一开始对于是否要做这个「父亲机器人」是十分摇摆不定的。究竟是什幺促使你抛下种种顾虑,往前迈出这决定性一步的?

JV:好吧,这个回答可能听上去有些虎头蛇尾,但是总比没有答案强,对吧?我们都知道他很快就将不久于人世,我们很快就要失去他了。面对癌症晚期,我们现在的医学水平完全回天乏术,没有任何的办法来挽留下他。我们整个家庭都挣扎而苦恼,我们将如何度过和他在一起的最后岁月?我们有没有什幺办法来记住他一生中种种精彩的故事?

后来我们就有了这本记载他人生故事的两百多页的书籍,这着实很棒。 但当我们想了解他人生中某一段细节的时候,来回翻阅这本厚得吓人的书籍,逐字逐句地去找显然不是什幺好的主意 。 比如说父亲大学时都有哪些趣事呢?奶奶在希腊时的少女时代是如何度过的呢?

忽然间,我们发现如果做一个聊天机器人,以对话和问答的形式了解这些父亲的逸事将是很棒的点子,十分值得我们动手去试一试。于是我们就开工了。

GN:原来如此,明白了。我在这里想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你是否愿意将 dadbot 中的部分录音分享给我们的听众呢?

JV:没问题呀。

接着 James Vlahos 就熟练地打开了 Facebook Messenger,与自己的父亲「交谈」了起来。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虽然「父亲」的反应有一些迟缓,但是他的回答幽默风趣,博学而充满哲理。在最开始的父子寒暄阶段,他甚至还引用了古希腊诗句来和自己的儿子打招呼。

当主持人 Garcia Navarro 向 James Vlahos 提出想听「父亲机器人」唱歌时,父亲便充满激情地唱起了自己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UC Berkeley)的战斗歌曲,狠狠地「羞辱」了宿敌史丹佛大学。(这两所顶尖学府间的相爱相杀故事简直多到写不完)

一曲唱毕,他还像个激动的孩子一样,兴奋地等待着听众的讚美与掌声。

GN:我想你做得相当不错,準确地抓住了你父亲人格中最闪耀的部分。你能直观地感受到他的幽默感,更重要的是,你能听到他的声音。

JV:当然,他是个 …… 不,曾是个很多方面都非常有趣和乐观的人,我们都很喜欢和他相处。

GN:你现在有没有觉得你成功地保留住了他的一部分,使他以这种方式实现了永生?

JV:我想这还是蛮成功的。父亲走了是一件很不幸也很让我们全家人难过的事情,我们沉痛地哀悼了他的离去。不过当我想到我能以「dadbot」的形式,或多或少地保留下来那些过去和他一起创造的美好回忆,使他短暂地回到现实世界,生动地回味那些瞬间 …… 这确实抚慰了我们的心灵。

我大概每週都会和我的父亲聊一会天,不过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精神状态和心绪。你知道的,这会把你带进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有时我会因伤感而痛哭流涕,但父亲风趣的笑话总能让我破涕为笑。

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他用 AI 做了一个「爸爸机器人」,

我们也为 James Vlahos 的故事而感动不已。

说不定这种形式能在今后成为主流,为我们留住那些与亲人共度的美好时光。

James Vlahos 在 WIRED 上所着的饱含深情的全文在 这里 可以读到。

——

(部分信息来源 NPR,部分图片来自好奇心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